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泥融飞燕子

生活点滴

 
 
 

日志

 
 
 
 

父亲  

2007-06-17 18:14:55|  分类: 燕燕于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是父亲节。

    父亲离去,已经将近13年了。

    父亲是一个普通的农民,如果在世的话,大概也跟村里同龄的老人一般头发花白了吧。

    记得年幼时,虽然自己觉得很是乖巧,但还是很害怕母亲由于生活的艰难而发泄般地追打少不更事的兄长和幼弟。每当经历这一幕时,我不敢逃,不敢哭,不懂避开,束手无策,只是怔怔地等待着,等待着暴风骤雨的结束。外出劳作的父亲归家,家里就平静了,母亲的火气也小了,熄了。父亲没有怨言,没有恼火,只有轻描淡写的一句:嫩则小猢狲,作为对肇事者最厉害的批评。也是在这样的日子里,才更有机会获得另一种疼爱:作为对母亲的补偿,晚上我们三兄妹的洗漱就很有可能由父亲来代劳(平时都是母亲的工作),于是,就能感到与平时不一样的感觉:全然没有母亲的爽快利落,只觉得毛巾在自己的脸上柔柔地擦拭,不紧不慢,不轻不重。

    父亲很是能干,经常背着蟹篓,拿着一根铅丝弯成的东西去小河、沟渠里吊螃蟹。回得家来,总是沉甸甸的。父亲细心地将大螃蟹用稻柴串成一串,第二天上街卖掉补贴家用。小一点的,或煮、或蒸,进了我们的腹中。螺蛳、鲫鱼,也经常成为我们的菜肴。

    我一直是父亲的骄傲,因为我的懂事,因为我成绩的优秀。1988年,我考取太仓师范,应了村人所说的“书包翻身”,虽然家里的条件还并不宽裕,父亲还是执意请了亲戚、我的老师们、邻居,好好地热闹了一番。从此,每月一次的放大假,父亲就成了我的专职自行车车夫,到梅李车站接回家,回校时又从家送到车站。有一次,因为误了从梅李到支塘的一班车,父亲担心我来不及搭上从支塘到太仓的车,就冒着大太阳,带着我一路骑到了支塘,已经记不起用了多少时间,但父亲背上的衣服已经湿透,我是记得清清楚楚的。

    父亲好酒。家庭条件好转以后,父亲每天总要小酌一番,下酒菜是不计较的,哪怕是几粒花生,哪怕是几根萝卜,父亲都能吃得有滋有味。母亲经常对我说:以后你嫁给了城里人,父亲来了,你别的不要买,只要买好老酒就行了。嫁是老早就嫁进城里了,但再也没有机会准备为父亲老酒了。

    父亲离去的十几年中,我从不和旁人主动提起父亲,即使家人提及,我也只能轻描淡写。不是自己淡忘了什么,实在是无法触及,这是自己心灵深处最不愿意撕开的记忆,最不愿意触及的深情。

    父亲在哪儿?在自己无尽的怀念中……

    愿父亲在天堂永远笑眯眯地呷着老酒……

 

  评论这张
 
阅读(3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