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泥融飞燕子

生活点滴

 
 
 

日志

 
 
 
 

(原创)寒冬的记忆  

2008-01-28 14:55:20|  分类: 燕燕于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江南今年的雪真是少见。
    就常熟来说,2008年第一场雪来去匆匆,15日早晨的大雪虽然也是脚步匆匆,但已经令人兴奋,当时的孩子们简直就乐疯了,只见满操场的欢乐满操场的人。刚正式放寒假,真正的大雪才飘然而至,恰逢周六,一天之中不知道堆成了多少雪人。雪越来越大,就成灾了,一路的预警信号,级别越来越高。远行的人已经被大雪打乱了行程,甚至不得已,改变计划,滞留在外过年。
    雪很大,气温其实并不低,也就在0度左右。记忆中的冬,要冷得多。大概在我读小学三、四年级时,学校发分数单,天也很冷。我拿好分数单回家,父母很关切地问:“有没有评到三好生啊?”我记得自己从书包里掏出奖状,顾不得说什么,就开始哭——冻坏了。于是,有一段时间,“大红奖状一张,张开嘴巴就哭”就成了父母开心时与我逗趣的话题了。
    还有一年,应该更早吧,也下了大雪,父亲的同事李丙英带了个照相机来,说要帮我拍照。这李丙英驼背,瘸腿,年纪比我父亲略大,父母让我叫他老伯伯。村上的所有人都把他看成能人——他画的图画很好(那时也不懂,其实他画的是国画,我师范毕业后,他曾几次想收我为徒,可惜我一直也没有下决心去拜师学艺,错失了提高艺术修养的机会。这是后话),也算是农村的艺术人才了。那时农村人能拍几张照片就已经是很时髦的事,拥有自己的照相机更是少见。这李伯伯肯定很喜欢我,大雪天,行动不便,他还到我家来。我父母很高兴,我也很高兴,穿上自己喜爱的红大衣,就随着李伯伯到田埂上,拍了一张雪地照片。我弟弟那时还小,嫉妒得不干了,嚎啕大哭,也只得给他拍了一张,照片上泪痕未干哪!
    记得下雪后,父母会在长长的竹竿上扎好横档,轻轻地把屋顶的积雪扒拉下来。屋的四周就会有一圈厚厚的雪。小屋顶瓦楞上的雪,是要派另外的用处的:父亲会把这些雪收拾进干干净净的盆里,化水以后,煮荸荠吃,据说对治咳嗽很有好处。现在想来,也是雅事一件。
    白天,气温回升,积雪慢慢融化,屋檐滴水,有时会像下大雨。傍晚,气温回落,又结冰了。于是,屋檐上就有了冰凌,而且挂得越来越长,像晶莹透亮的宝剑,直指大地。
    寒冬,有厚厚的积雪,也有厚厚的冰。那时的小河结冰后,用东西砸,砸不开的。不像现在,难得在河面上看到冰,即使有,用不结实的土块一扔,就是一窟窿。那时的男孩子很有冒险精神的,会在冰上走个来回,被父母知道,当然也会被责怪几句,但没人会害怕。
    今年的雪下得够厚的,虽然温度不低,但已经彻底满足了人们对雪的向往、期盼,也勾起了一些记忆的碎片,关于寒冬。
 

  评论这张
 
阅读(175)|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