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泥融飞燕子

生活点滴

 
 
 

日志

 
 
 
 

消失的方言  

2011-03-29 13:51:54|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和孩子聊起一个笑话:

        我有一个同事,常常讲起自己小时候上学时的一件事:那时的师资力量弱,语文老师教到“镰刀”这个词时,不认识“镰”字的读音,但知道这个词语的意思,就用常熟话教孩子:huá \huá,huá  ji个huá。(照理应该读“镰、镰、镰刀的镰”。)那时的孩子就这样跟着老师认识了“镰刀”。直到后来学了拼音,才知道老师读的是常熟话,那读音和普通话相差了十万八千里。

        孩子听到这里,倒也没对以前的老师嗤之以鼻,很理解的样子。然后跟了一句:“以前的学生不会用普通话读镰刀,现在的学生不会用常熟话读镰刀。一样的。”

        呵呵,是啊,到今天,会普通话不是什么难事了。在家里,家长和孩子说的是普通话,在学校里,老师和学生、学生和学生,说的是普通话。出外游玩,和别人的交流,一般也是普通话。倒是常熟话,已经离现在的孩子越来越远了。没敢去教室里做小实验,就让本地孩子用常熟话说镰刀。估计没人能喊出镰刀叫“huá  ji“了。

        想起有一次,孩子的一个弹力球滚进了沙发地下。她找来了我晾衣服用的杆子,在沙发底下掏。她不会说“我在把球bei(声调介于三声和四声之间)出来”,而是说“我在把球弄出来”。已经全然没有了方言中独到准确的表达。

        唐伯虎在《阊门即事》中说:“五更市买何曾绝?四远方言总不同。”方言传承千年,体现着不同的地域文化。当方言的丰富性逐渐被普通话的方便性取而代之时,总令人叹息。

  评论这张
 
阅读(7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